长江学者樊和平:中国文化的三大基因“血缘、情理、入世”
发布时间:2016-04-26 浏览次数:
 长江学者樊和平:中国文化的三大基因“血缘、情理、入世”

樊和平学者

樊和平,男,江苏省泰兴市人。东南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国家"985"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东南大学"科技伦理与艺术"项目总召集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2005年重大招标课题"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进程中的思想道德与和谐伦理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研究"首席专家;2006年江苏省重大委托课题"当前我国思想道德文化多元多样多变的特点和规律研究"首席专家。

4月22日晚,长江学者、东南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樊和平教授应邀于学术报告厅做主题为“中国人的文化胎记和文化基因”学术报告会,副校长王会金主持并为樊和平颁发了“荣誉教授”聘书。

“人异于或贵于动物,只在于一件文化的铠甲。”报告中,樊和平引用丹尼尔“文化本身是为人类生命过程提供解释系统,以帮助他们对付生存困境的一种努力”的定义,指出文化的四大要素:生命过程、生命困境、解释系统、努力(超越)。

他引经据典,进一步分析指出,文化的主体是人及其生命过程, “大文化”总是诞生于人类遭遇大痛苦的时代。他认为,文化是“生命过程”与“生存困境”之间关系的“解释系统”,它不是客观地呈现或不加解释地揭示“生存困境”,而是对生命过程中“自然”困境的超越——以解释系统创造“意义世界”,成为一种“文化战略”。

人类有文化基因么?樊和平从古神话与人类文明、文化的发生意义、中西方文化的发生背景、文化胎记与文化基因的识别依据等角度出发,揭示了中西方文化的三元色——血缘与地缘;情理与法理;入世与出世。

樊和平指出,血缘是与民族的生命根源连接的“脐带”,是中国人文化生命的起始,是共同精神家园的基础,呈现出独有的价值体系与社会理想。

中国文化的第二个基因“情理”让社会成为可能。樊和平分析了家族血缘的逻辑、中国人的人性结构指出,情的本质是“只知如此,不可究诘”,“爱的本质是‘在一起’,是成为‘我们’。”“情”在于感“通”、感“动”、感“化”,其文化意义在于,它是德性与价值的源头、是“人我一体”的凝聚力,是超越时空的坚韧精神纽带。

那么,如何在世界中安身立命?樊和平指出了中国文化的第三大基因:入世。他认为,中国文化人生智慧之真谛就在于“入世中出世”,他解释了儒、道、佛“入世、隐世、出世”三位一体的自给自足的精神结构,指出,人始终在追求入世与出世一体的文化境界,达到“普遍存在与永恒”的终极追求。

樊和平指出,在全球化背景下,更需要深入了解中国的文化胎记和文化基因,真正了解“怎么样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怎么样去坚持一个民族最后的守望。”

王会金在主持时指出,报告让我们更加明白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所在,这也是我们必须培养的底气和提高的修养,“只有明白了历史,才能掌握前进的方向;只有明白了传统,才能掌握安身立命之基;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